浮生若夢
63x131cm




loading


找不到資料!
{series}
《中國佛教寺廟寶藏 ─ 陀儀觀相》


展期:2013.8.9~8.23
陀儀/觀相
 
佛,佛陀,我們較熟悉的為釋迦牟尼佛,但是除了釋迦以外,佛亦有其他名號。所謂的「五方佛」即有五個不同的名號,釋迦只是其中之一;除了臉、服裝、姿態之外,又有那些不同呢?應如何稱呼佛呢?在密宗佛教裡有五佛,正中央的是法身佛毗盧遮那佛,另稱大日如來佛,四方分別是主南方歡喜世界的寶相佛或稱寶生佛,東方香積世界的阿閦佛(又名不動佛),掌西方極樂世界的阿彌陀佛(又名無量壽佛),管北方蓮花世界的微妙聲佛(又名不空成就佛)。如要辨別前述五佛,需要考證其儀相、專屬之手式,以及佛身顏色、咒語等。以色系而言,大日如來為白色身,不動佛藍色身,寶生佛金身,阿彌陀佛紅色身,不空成就佛則為綠色身。但研究佛教美術者,最在意的主要是佛的造型、年代、區域、工藝及材質等,講求綜觀佛儀態之美,雖跟佛教徒的出發點有異,但重點不外乎:一、觀外在,二、觀內在信仰。有外、有內,佛相之美永存。
 
觀音,觀音菩薩,觀音之相貌就更多於佛陀了。祂跟佛有不同功能,負責不同職務,我想佛負責的是大腦,觀音負責是心,各司其職。菩薩以諸多形象感化人心,隨著春、夏、秋、冬四季,白天或夜晚變化而呈現各種樣貌;因中國疆域遼闊,北、中、南、西、北各區也有不同化現供眾生景仰。之所以有觀世音,有四大菩薩,有八大菩薩,有觀音三十三相,及各式各樣之應化身,是為了因應民情不同。舉例而言,漁婦相可能是為了親近南方漁村百姓,而是忿怒明王相則是以比鬼神更惡之相,來達到驅凶魔之目的。
 
此次展覽名為「陀儀/觀相」,意為佛陀的儀態及觀音的眾相。但是萬相可歸於一態,大慈大悲相配上各種姿態,亦也歸於一態。般若自在姿即是自在姿與大慈大悲相之結合;無論是佛陀或觀音皆不脫此儀此相。
 
應真藏自2003年3月第一本《揭諦阿羅漢》至2013年8月的《陀儀/觀相》已有九本專書,都是在研究與探討佛、菩薩、羅漢、護法這四類之造型,也漸漸能夠將各種造像與繪畫依照時期及地區風格作整理。時間延伸了十年的佛教專展中,應真藏得到了幾位學者及博物館的支持與讚賞,讓我們多了一股繼續辦展覽及出版的動力。感謝韋陀教授夫婦(Professor Roderick Whitfield and Professor Youngsook Pak)在2012年專程來訪台北應真藏一敘,以及日本京都大學宮本道夫教授連續三年專程從京都到台北參觀應真藏展覽,並二次收藏了展品。各大博物館對於我的出版品的認可與讚許,讓公司同仁亦得到了學術界的肯定。今年展覽時間較晚,主因是希望在展品收集整理,以及出版內容編排上,能夠超越自我,更加完善。
 
此次展品共有34件,包括具型25件、平型9件。在平型部分,必須提及幾件重要展品,第一件是展品一元代西夏風格唐卡,文殊菩薩像,我們作了許多考證並準備了參考資料;展品二的一幅元代絹本立軸,大威德明王像,畫工流暢,構圖張力十足,屬於漢地佛畫的珍品;展品四為明代中期羅漢重彩絹本立軸,顯而易見是宮廷工作坊出品,工藝精細,設色飽滿,華麗感十足,且出自日本名家舊藏,並具有東京國立博物館的鑑定題記;另外還有展品九釋迦牟尼得道本尊像,清代乾隆四十五年(西元1780年)乾隆皇帝七十大壽贈班禪一行人於承德避暑山莊萬法宗源殿上的六幅之一,為歐洲藏家舊藏,是一幅具代表性之清代乾隆御製唐卡。
 
具型部份共有25件,各式造像主要分成三種材質:銅、木、瓷。展品十,元代大型自在姿水月觀音坐像,法相悲憫,尺寸等身,可能是出自西地區;展品十八為木雕漆作立姿關公像,福建沙縣工藝,臉相威儀,姿態生動,氣勢懾人;展品二十是一件不多見的日本江戶早期的精品造像,高達115公分;展品二十一是此次展品的重點之一,熱河避暑山莊大型宮廷造木雕觀音坐像,為近來市場追逐的焦點。展品二十二大型元代銅製佛坐像,為應真藏早期收藏之一;展品二十三玉堂石叟款銅製嵌銀絲觀音造像,鑄銅工藝精美,銅質細密,造型優雅流暢,石叟觀音佳作;展品二十八立姿觀音,背後有十九世紀白瓷塑像聖手博及漁人雙款。展品三十三清代乾隆時期御製白石山子供二連件,可能為流入民間之宮廷賞石最佳者;展品三十四大型黑漆嵌螺細四方三彎腿帶托泥的香几,則屬書房或佛堂之最佳陳設。
 
雖然「中國佛教寺廟寶藏」這個系列標題較為嚴肅,但我們可以用較輕鬆的方式來感受及欣賞。無論是佛,是菩薩或是天王殘件,也許因時間空間置換,或保存上的缺失,而在作品上留下歲月的痕跡與歷史的傷痕,並如同在這些佛教遺珍表面上進行了「二次創作」,但我們不應允許任何無意或有意的破壞再度發生。
 
這次專展、專書讓應真藏再次集結公司所有同仁之力,並仰賴相關合作單位的合作,相信定能往更佳狀態前進,有些恍惚,有些忐忑,期待八月《陀儀/觀相》展成功、順利。